开奖直播现场手机开奖
连载 殷紫萍梦见了一只小狐狸
发布日期:2019-08-23 06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五洲大地(中洲,北岭,西川,南泽,东澳),北岭东,有云屏山,壁立千仞,终有积雪。

  有仙修于此,世人拜之,不得见,谓之云屏山逍遥道人,手执梅,坐骑为狐,度劫于苦,扶弱于危。

  梦里,依旧是那只细眉细眼的狐狸,眼神里带着一丝嘲弄,又仿若有一丝悲苦,跳脱在雪地里,打滚奔跑。

  它轻车熟路地穿梭于梅林间,最后在半山最高的,也是最茂盛的一株白梅树下停留,眺望着山下。

  半山的云,阻断了视线,可是那只狐仿佛能望穿云端,碎碎念着,山下村落的桩桩件件小事。

  这样说着说着,天空下起雪来,雪花与梅花扑簌簌落下,狐狸抬起头,望向梅树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只有最后一句,“你说,可好?”回荡在耳边。

  “你说,可好?”仿佛在很久远的时光里,她这样问过谁,然后等着答案,等了很久,很久。

  小狐狸的梦,从她懂事起就时常温习,她总觉得她就是那只洒脱又落寞的狐,奔驰在天地间久了,终想找个怀抱依偎。

  紫萍轻叹了一声,摸索着起床,用层层布带勒紧胸部,穿戴好男装,又打开一个特质的木盒,从里面取出易容的草木膏,用画笔轻勾眉眼,一个白皙清秀的女子转瞬间变成一个面色微暗的书生。

  她戳戳镜子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,轻笑着说,“梓平大夫,小女子这厢有礼了!”

  从她选择跟随中洲的玉狐大军出征那天起,她就化名“梓平”,女扮男装随军,简单易容也成了她每天的必修课。

  也不是每天,有时一场战役打起来,不眠不休几个晚上,倒是给她省了事,不用每天卸妆上妆。

  朱唇轻启,紫萍打了一个哈欠,中洲的大军与西川主力大军正面交锋,整整七天,战况胶着不下,她也很久没有睡一个安稳觉了。

  前一天傍晚,西川大军主力负伤,被追剿,至今下落不明 ,两军这才有了一次喘息的机会。

  再加之到了西川,紫萍发现西川人善用毒,但随行草药中解毒药物也不充足。这些草药都亟待补充。

  紫萍还有一个心病,她发现不少中洲人到边境后水土不服,患皮肤病严重。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病,可看着那些人饱受痒痛之苦心有不忍。

  趁着两军修整的时机,她打算到附近的山里转转,找些可以止血和解毒的草药,最好,能找到传说中的温泉,为将士们理疗。

  人常说,医者仁心,仁即不忍。原以为看淡了生老病死,在这样的清晨,撞上这样的一幕,还是让紫萍的心微微地酸痛了起来。

  “贞行,今日随我采药去!”紫萍悄悄走到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身边,戳了戳他的后背吩咐到。

  被唤贞行的小童淡定地转过身来,对紫萍揖了一揖,随后边收拾背篓,边向身边的人吩咐着照顾伤员的要点。

  然而山山相覆,内有玲珑,看似各不相连的山峰,内或中空而相连,复杂的地势让这看似无害的山,多了些许让人微微发冷的惧意。

  “先生,这是堂主临行前交给我们的龢銮山地形图,先生可用?”贞行的声音打断了紫萍的远眺。

  打马上山,紫萍身随马势,面沉如水,衣裾飘在风中,猎猎作响,虽是女儿身,飒爽的英姿丝毫不输男儿。

  行了半个时辰,紫萍带着贞行来到两山之间的一块凹地停住,虽说是凹地,此地海拔却不低,远眺山下,竟能望见驻扎在中洲大军对面的西川军营。

  若不是战时,紫萍会觉得在这里看风景不错,饮茶吃果望天,岂不快哉。师父常说她是开心果,烦事都压不住她。

  紫萍苦笑了一下,若是以前,她定会闹师父一会,让他看看什么是开心。可是现在,满目的伤病苦痛,任她再乐观,也轻松不起来。

  “贞行,你看看溪边和树丛里是否有一些川羌活和升麻,我料想应该有一些,如果够多,你记住路线,下山叫人来,多采一些回去。

  现在伤员多,我们可以多搜集一些当归、金多宝网站,马钱子、龙骨、南红花,多配一些金疮药出来。”

  “不了,我还要去找一处温泉。你先回去。你在师父给你的地图上做一下标记,不要在山里迷路。”

  “是……可是,先生,堂主在临行前吩咐我,要照顾好你,也要看好你,不让你乱跑。”贞行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才露出些许少年独有的憨嗔。

  “我这是乱跑吗?你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出生地?再说,现在大军除了缺药,也缺乏日常的保健。我要好好想想,怎么给他们调理呢。”

  “确认好了草药,你速回军营。我晚饭前一定回去。不用担心我了。这里的地形,我背得比药名还熟!”

Power by DedeCms